大家都在搜

雷石投资“寻路科技”致力于推动新科技在健康领域的应用发展



  如果时光倒流回2013年,雷石投资CEO王宇依旧没有把握能够说服杨一兵,让和仁科技选择雷石投资作为那一轮增资的领投方,彼时他的竞争对手不仅是中信证券,和仁科技的上市主承销商,还有两家实力强劲的美资基金。每个机构对科技发展,对企业定位的判断都不同,竭力说服杨一兵按照自己的思路选择融资方案,这使得项目合作的谈判看起来云淡风轻,实际上激流暗涌。

  结果是和仁科技由中信证券作为主承销商在A股上市,但雷石投资获得和仁科技9%的股份,中信证券拿到了5%,美资机构出局。7年后,和仁科技已是中国医疗科技上市公司不可忽视的中坚。作为当初的重要上市推手,王宇回想那段充满明枪暗箭的时光,依旧会热血沸腾。和仁科技上市是一个成果,但却不是融资合作的主要目的。那些呈现为股份比例和利益分割的商业方案背后,实际是投资者对中国医疗行业,中国科技发展,以及中国经济走向的判断。诸多值得回味的细节和经验,以至于王宇愿意将这个貌似平常的融资故事,重新讲述一遍。

  相马

  王宇与杨一兵相识很早,两人的熟识源于大学都是自动化专业,尽管一个清华,一个浙大,但对技术发展的熟稔,让两人共同话题很多。但性情上杨一兵和王宇的差异非常大,杨一兵是典型的浙江人,极度务实。按照王宇的描述,如果有人说明天给十元钱,然后拿出一元钱说现在只能拿一元钱,杨一兵会毫不犹豫选后者。在融资合作过程中,杨一兵请王宇吃饭,只花了25元,12元一份的套餐,一份不够加一份,多添了一碗米饭。“革命不是请客吃饭,投资也不是,我请吃饭至少管饱。”杨一兵一本正经的说。

  但如此务实的杨一兵,却在2006年拿下了解放军301总医院的医疗信息化系统改造项目。这个被称为“新军字一号”的项目,竞标企业很多,提出的方案各异。由于301医院在中国医疗行业的标杆地位,服务对象上至党和国家领导人,下至普通百姓,每年接待诊疗量超过500万人次,因此项目的敏感性和要求很高。不但必须从底层重新研发,不能拿既有系统进行改造,还对研发周期和可扩展性提出了严格制约。参与竞标需要有承担巨大风险的勇气,杨一兵带着上百人的团队进驻301医院,盘踞在地下一层埋头进行技术论证,用了整整18个月,才全面启动改造。如此务实的杨一兵却有孤注一掷的作为,这让王宇印象深刻。因此和仁科技有意融资的时刻,雷石投资第一时间选择了入局。

  但选择企业进行投资,胆魄只是一个因素。医疗行业领域,技术特长和论证更关键。王宇很重视301医院项目中,和仁科技体现出对新技术应用的专注和敏感。医院的基础信息管理系统被称为HIS(Hospital Information System),但系统又不仅限于基本的纸面信息电子化,需要有很强的扩展性,用以对接临床科室未来更多需求,以及在可见的范围内,向军内整个系统进行推广。源于项目的严格要求,在“新军字一号”的建设过程中,和仁科技就“分布式异构数据整合技术”、“电子病历系统互操作技术”、“中文医学语言处理技术”、“电子病历集成可视化技术”等技术进行了严格论证和试验,。这些源自于大数据、云计算和AI人工智能应用思维的技术引入,最终让301医院的新系统建设成为业内标杆。当时还是2007年,在如此重大的项目中敢于采用诸多新技术,完美达成目标,这说明,无论是思路还是技术实力,和仁科技够强。

  和仁科技对于新技术的探索和应用,让王宇相信自己的眼光。尽管面对行业巨擘中信证券,他对这次融资也志在必得。只是当时他没想到,两家实力强劲的美资基金入局,让水更浑。

  圈地

  2013年,中国企业赴美上市的热潮尚未消退,去大洋彼岸敲钟拿美元,还是各家高新技术企业上市的第一选择。因此两家美资基金在融资的最后阶段,以高估值为进身之阶,高调入局,让投资人之间的竞争顿时陷入白热化。不过,对比各自的融资方案之后,王宇敏锐地发觉,各家机构对于和仁科技未来的不同规划,背后是对企业,对科技,以及对整体经济发展的思路差异。

  美资机构的方案非常有诱惑力,他们立刻给和仁科技巨额美元投资,获得相应规模的股份,但要求停止A股上市的计划,在企业规模和技术说服力足够以后,赴美上市。上市期限是至少3年之后。这个方案赌的是中国医疗市场的持续发展,美国金融市场的持续旺盛,以及两国经济科技领域合作的长期稳定价值。

  中信证券则给出完全相反的路径,建议和仁科技立即启动上市工作,全力以赴冲刺A股,尽快完成IPO。这个方案秉承了大券商一贯的思路,也是很多科技创业企业最愿意采用的做法。有技术成果,拿钱,讲故事,上市,拿更多钱……几乎是样本式流程。

  王宇给杨一兵画出新的蓝图则完全不同:融资一定要完成,但上市与否,策略要审慎。若选美股上市,看似诱惑力强,但自赴美上市热潮兴起,中国企业就需要面临海外标准严格盘查审视,尤其是知识产权密切的医疗健康技术领域,变故风险极高。若选择国内A股上市,也需要有足够的耐心。从2000年A股改成审核制,至当时(2013年)的14年当中,超过12个月的大规模的停发,A股历史记录中出现过3次,每次都对申请上市的企业造成巨大的精神压力和业绩考验。无论短期内能否上市,都需要明确融资的根本目的:先集中资源,立足业务持续拓展,以长跑的姿势稳扎稳打的推进,而不是求IPO的一时之功。另外在企业发展重心上,301医院的项目很成功,但长远来说,仅有一个大客户,企业的抗风险能力显然不够。项目成功的价值不仅在看得见的营收和名气,更多在于同领域其他市场拓展时的说服力。将优势转化为胜势,要尽快铺开。即便上市不顺,这种战略也能保证企业保持长久竞争力。

  面对三个选择,杨一兵无疑充满纠结。但最终率先出局的是美资基金,颇令人意外,毕竟他们的方案看起来更适合一贯务实的杨一兵。或许是王宇关于经济政治一体风险的想法说服了他。事后回眸,和仁科技完成这轮私募资金引入后,A股遭遇历史上最长的一次IPO停发,期限长达两年。王宇的风险预警成为现实。而在美股市场的判断上,近年来国内诸多赴美上市的企业纷纷退市,选择回到A股,以及中兴、华为的遭遇,王宇事先对金融市场背后的政治经济走向把握,堪称杰作。

  时光不可逆转,和仁科技融资成功,稳健发展,最终A股上市,成为业内数得上的明星企业,中信证券持股5%,雷石投资持股9%,这个结局7年后看来皆大欢喜,但7年前和仁就“融资与上市”的战略辩证思维的背后,其中的心血和结论,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非常有价值的宝贵经验。

  变革

  和仁科技并不只是雷石投资的唯一医疗健康企业,仅在2019年,雷石还投资了博沃生物、湖北生物医药两家企业,持续其医药科技领域的价值选择。根据公开资料,博沃生物成立于2012年,是专业从事高端人用疫苗研发、制造与市场销售的“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通过这两家企业,雷石实际上投资了40多个在研的新药项目,其中在研的国家一类新药5个,最成熟的项目已经进入临床三期的阶段,距离产品上市只有一步之遥,上述投资稳扎稳打的拓展了雷石在新药研发领域的布局。

  新科技在医疗领域的广阔前景,使得“医疗+科技”不再是单纯的概念,而是由新发明,新场景构成的可见未来,进一步成为研发者和投资者在商业前景上的护城河。中国人口结构的变化,让医疗服务的需求更旺盛,而诸多新技术的突破性发展,诸如无人机,自动驾驶、远程通讯、智能识图,智能家电等,在医疗健康行业都有对应需求。自动接诊、快速物流、异地诊疗、人工智能辅助诊断、自动医疗看护等领域,应用场景呼之欲出。王宇对于新技术落地非常敏感,源自他自动化专业出身,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跟上技术推进的潮头,这是专业人士的本能。

  但真正让科技成果成为应用,考验的不仅是技术推进,以及背后的资本实力,关键还在于决策者的智慧、眼光和勇气。7年前,雷石投资坚定选择杨一兵的和仁科技,原因在于一个原则:“务实稳健,志存高远”。和钱有关的事物,杨一兵非常谨慎,放弃美元基金和海外敲钟的诱惑,也不因上市成功而被股价波动牵着走;但在技术研发上,非常坚定,有长期投入的决心,301医院项目的成功证明这个浙江人的务实风格下,是一颗沉迷技术的心。性格差异看似很大的两个决策者,能够相互成全,就源于原则上的共鸣。

  每一次成功都是一个新的出发。如何越过重重障碍,抵达下一个彼岸,路径可能有很多。不过对于雷石投资来说,选择沉稳研发,痴迷技术,步步为营的合作对象,这是成功的保证。而这个原则,实际也适合更多企业,更多的人。




上一篇:谁是中型SUV的不二之选,比亚迪唐/传祺GS8/东风风光ix7综合横评
下一篇:返回列表
中国宣布嫦娥四号任务圆满成功
外国投资者加深市场作用
检查员说,晚上偷偷摸摸污染者
树木覆盖在北方大踏步前进
中国国家主席访问新巴拿马运河锁
工匠在越南的Yen Son制作瓷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