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FCoin社区自治蜕变:一腔孤勇的去中心化领跑者



  有人说,一切伟大的创新背后,都有一段艰难困苦的历史。

  历史从不会简单重复,却总是惊人相似。

  2018年6月6日,是FCoin史上首个分红日,亦是每一个社区成员的好日子——分配金额折合约为335.74BTC,一时风头无两。

  

1569218272491861.png

 

  FCoin首期分红截图

  但好景不长,2018年8月27日,FCoin因交易挖矿的机制问题遭遇滑铁卢,浮华转瞬即逝。

  此后,FCoin就“社区化”进行了一场艰难的探索苦旅。

  2019年3月6日,张健代表团队发起了“FCoin可持续挖矿及收入分配调整”的提案,由社区表决通过;

  2019年4月29日,FT生态下的Fractal公链首度对外披露。Fractal公链的核心目标是成为通证经济的基础设施,“链上共同体”的建设就此展开;

  2019年9月14日,同属FT生态下的合约交易所FMex模拟盘开启。此前,FMex被称为对“让交易者成为交易平台真正主人”初心的坚持,不久后,FMex的这一初心将得以展现。

  我们发现,从一个极客的技术追求,到责任驱动下让社区治理开花,再到加持链上治理,FCoin正凭着一腔孤勇穿越黑暗森林,开启去中心化社区自治的新纪元。

  FCoin社区自治1.0:走过泥泞的荒野浅滩

  时间拨回2018年5月24日,初生不久的FCoin以“交易即挖矿”、持币FT分红的模式横空出世。彼时,交易所被认为是“超级收割机”,“韭菜”始终是没有话语权和决策权的弱势群体。

  鉴于此,张健和他的FCoin被赋予革新气象和创造精神。据了解,作为新一代交易所,FCoin首次把交易所与用户之间的利益关系由对立变为统一。

  “我创立FCoin的原因,就是要改变现有交易所的生态。”雄心满怀的张健曾面对媒体,放出了这样的豪言。

  为了这个大胆创想,他设计了两个运行机制,为用户释放成长红利:其一,将FT总量51%通过交易挖矿的方式返还给交易者;其二,引入分红机制,把FCoin80%的收入会分配给FT的持有人。不过,张健认为,这套运行机制的杀手锏是透明的社区化治理与监管。

  这一招果然奏效。

  得用户者得天下。仅用了15天,Fcoin交易量不但雄踞全球榜首,还超过了排名第二到第七共6家交易所的交易量之和。同时,FT较私募价格,涨幅达百倍。

  彼时张健的追求几乎可以与FCoin的追求划等号。按照张健当时的设想,FCoin未来要把交易所生态走向社区,收益回归投资者,成为通证经济的样本。

  遗憾的是,盛极一时后,FCoin迎来至暗时刻。

  在资深人士看来,首先,币市入熊后,短期爆发的交易量不足以支撑长期的繁荣,更何况FCoin相当一部分交易量是羊毛党贡献的,所以FT的暴涨是市场短期投机使然;其次,FCoin爆红后,迅速遭到同行的打压与模仿,过分的解读放大了市场情绪。

  为此,FCoin曾采取了诸如币改、Fone等稳定币价,均无济于事。

  2018年8月27日,FCoin在问题机制和别有用心的舆论冲击下开始失控,陷入连绵不断的讨伐之声中,作为创始人的张健,也在恶意的谩骂声中被描绘成一个“独裁者”。

  这一次的社区化实践是短暂的。但透过它,依稀可以感受到,巨大利益不仅可以激发社区成员的动力,也唤醒了贪婪的魔鬼。

  当有利可图时,大家都会一拥而上,当无利可图时,便会一哄而散,更甚者,落井下石。

  FCoin社区自治2.0:穿越至暗时刻

  在一片质疑声中,搅动整个交易市场的FCoin好像败了。但在最危急关头,FCoin启动了社区治理工作组。

  

1569218339213140.png

 

  FCoin社区治理工作组启动公告

  此后,社区化治理的好消息不断传来:

  2018年8月14日,FCoin发布了基本条例草案,社区首次进行了公投;2018年9月2日,FCoin临时委员会成立,组织社区开放了第一版社区论坛,成立了FCoin提案起草工作组,确立了FCoin正式委员会的选举机制;2018年11月3日第一届FCoin社区委员会正式成立;2019年2月27日,首届社委会线下共识大会在北京召开,确立了FT社区化治理顶层框架;2019年4月18日,FCoin启动了“可持续挖矿”。

  据了解,“可持续挖矿”推出了交易挖矿、挂单挖矿、排序挖矿、理财挖矿、杠杆挖矿、推广挖矿等六大挖矿模式,并设有硬顶的挖矿机制,同时辅以锁仓等机制对投机套利者形成了较高门槛。FCoin官方称,将保证持续挖矿至少57年。

  随之而来的,是社区的倒戈之声在渐次消散,共识重新凝聚,信任再次回到每一个社区参与者的身边,一个半中心化的社区自治交易所呈现着蓬勃的发展活力。

  与此同时,媒体对张健的态度也变得温和。甚至有人认为,穿越至暗时刻是成就伟大的必修课。

  也许,对FCoin来说,熊市是一个练好内功的绝佳机会。有分析人士指出,如果说FCoin1.0时代是在喧嚣与狂热、混乱与困顿中完成了启动,那么2.0时代才使FCoin真正向社区化交易平台迈进了坚实的一步。

  一个以用户利益为导向的“共治、共享、共有”的半中心化社区自治交易所雏形初现,而张健,这个曾经与FCoin划等号的创始人,也开始逐步让渡自己的权力,FT社区开始从半中心化向完全的去中心化前行。

  FCoin社区自治3.0:功成不必在我

  2019年6月6日,Fractal公链测试网上线,6月16日启动主网切换。FCoin内部人员表示,FCoin只是未来整个FT生态中的一部分,而公链会成为支撑整个生态的基础。

  张健也在FCoin一周年及生态发布会上明确表示,FCoin将坚定地走社区化交易平台路线,而引用公链治理将是走向“去中心化”社区交易平台的一个重要转折点。

  据了解,FCoin官网发布的Fractal公链的八大特征,即为原生的账户多资产、资产映射机制、创新的协议资产、 创新的子资产、链上快照功能、全新的手续费分配机制、账户模式、账户的多重安全控制。

  一位不愿具名的某公链CTO认为,这八大特征有助于FCoin将社区化治理搬到链上,从而逐步实现真正的去中心化治理。

  这样一系列行动的结果是,以张健为代表的FT团队,怀着“功成不必在我”的心态,不断削弱自身在FCoin体系内的“话语权”。

  “创始人主动放弃权力,一步步兑现把权力还给社区的诺言,FCoin又做了一次破局者,很多过去持怀疑态度的人,对FCoin的去中心化社区自治开始认可了。”分析人士认为,把实践完全去中心化社区自治作为最终目标的FCoin积累起相当数量的忠实拥趸。

  放眼看去,比特币社区、EOS社区等都在社区自治方面进行了大量的探索。但是,从比特币社区围绕扩容问题的三年路线之争到EOS被用户诟病的“高度人治”来看,目前仍未找到一个满意的社区自治方案。

  换句话说,区块链世界的去中心化社区自治仍不明朗。

  但FCoin正在进行卓有成效的探索。除了创始人张健从制度上加快放权脚步之外,今年7月初,FCoin社委会已经完成了第二届竞选工作。据介绍,目前的社委会10成员均由FT持有者选举产生。

  8月14日,FCoin社委会通过了《社委会通过推广工作组职能升级的提案》、《社委会通过关于推广挖矿优化升级的提案》、《社委会通过FT全球城市节点优化改进的提案》三则提案。对此,FT 生态负责人Carrie Yang表示,社委会通过的三大提案统称为“星火计划”,旨在将社区用户和FT生态官方有机地连接起来,联合区域资源,发挥社区力量。

  众所周知,比特币社区之所以繁荣,离不开三类角色协同推动,即矿工负责发行和网络的安全、开发者负责网络的稳定和系统的迭代、用户的使用与推广。

  FT社区的行动正是这样,他们在社区自治的道路上逐步将项目团队、社区用户和生态利益有效的统一起来,为FT提供源源不断的驱动力。

  行动结果是显然的,走在社区自治3.0阶段的FCoin,开始成为去中心化社区自治交易所的领跑者。




上一篇:罹患癌症获赔37万 客户对保险改观
下一篇:返回列表
中国宣布嫦娥四号任务圆满成功
外国投资者加深市场作用
检查员说,晚上偷偷摸摸污染者
树木覆盖在北方大踏步前进
中国国家主席访问新巴拿马运河锁
工匠在越南的Yen Son制作瓷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