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杭州南苑街道办强拆民企 业主签字后方知征地有诈



  

 

  公司原址已经杂草丛生

  段茂根气愤地在空白《货币补偿协议书》上盖上了公司公章,签上了自己姓名,辛苦二十年创办的企业就这样被街道办事处征用强拆,他几乎被气懵了。早在2018年4月5日,也就是清明节这天,趁其不在公司的时候,企业的部分厂区就被杭州余杭区南苑街道拆迁办进行强行拆除。

  2018年11月,当杭州联胜塑钢制品有限公司董事长段茂根拿到《货币补偿协议书》项下的最后一笔拆迁征地补偿款的时候,他决定起诉杭州市余杭区南苑街道办事处,控告其虚构项目,违法违规征用自家公司的厂房和土地。

  “我当时是受够了南苑街道办事处党委委员杨某杰的各种刁难和威胁才决定签字的。”段茂根告诉记者。

  没有征收方案的拆迁动员

  杭州联胜塑钢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称杭州联胜)由段茂根创立于1999年,2002年搬迁至余杭区南苑街道联胜村,并依法办理了国有土地使用证。在企业实际生产中,平整了周边乡村机耕路及河道3亩,并支付了这3亩土地的补偿款。实际占用11亩建设用地,其中具有合法用地手续的有8亩,另3亩土地未能及时办理产权。“这3亩地虽然没有及时办理产权证照,在当时却是周边企业比较普遍的现象。”段茂根说。

  段茂根提供的证据材料显示,此地所属房屋的产权证分别是,余房权证南字第08045613号《房层所有权证》、余房权证南字第07006607号《房屋所有权证》、余房权证南字第0804562号《房屋所有权证》。

  花钱置地又建房的杭州联胜由于一时资金短缺,经营遇到困难,于是把厂房和空地租给了杭州余杭龙华制衣有限公司(以下称龙华制衣)老板景某龙,租赁期限自2006年1月1日至2020年12月31日止。此后,景某龙又将厂房租赁给数家生产企业。

  2017年8月底,段茂根接到一个电话,电话是余杭区南苑街道办事处党委委员杨某杰打来的,告知因沪杭高速抬升及余杭互通迁改项目需征收杭州联胜的厂房及土地。段茂根介绍,接到电话后就大吃一惊:景某龙原先的厂房拆迁,曾获赔上亿元,和南苑街道办事处有一定的关系。景也曾放风称要在自己承租到期前让此地拆迁,让杭州联胜违约。这次拆迁是不是和这个传言有关?段茂根也没有多问,也没有证据。

  2017年9月4号,南苑街道办事处开始安排人员进厂评估和动员拆迁。

  段茂根说:“当时我就和杨某杰讲,虽然要拆迁的是杭州联胜公司,但这其中有租户(几家企业),可以等租户到期后再拆迁,或者政府再和我置换土地。杨某杰一直没有同意,只是让我自己处理,准备拆迁。”

  对于南苑街道的拆迁要求,段茂根没有同意。他认为,在动员拆迁的过程中,南苑街道办事处既没有拿出征收决定,也没有拿出征收补偿方案,就直接安排了评估人员进厂评估,厂房和土地到底值多少钱也不知道,怎么拆迁?而且,他还想等着租户到期后,国家真的需要这块土地,作为一名退伍军人,响应号召也是常理。

  南苑街道办“火”速强拆

  2017年10月24日,由龙华制衣景某龙转租的雅仕达沙发厂发生了火灾,火灾还波及了其他承租企业。段茂根感觉蹊跷,想要报警,但被在现场的街道办领导杨某杰阻止了。

  杭州联胜在龙华制衣承租半年后,就发现了厂区的一些安全隐患,并以律师函的名义提醒龙华制衣注意厂房的消防栓不得被拆除和被货物遮挡,堵塞的消防通道也违反了我国现行消防法律法规,应及时纠正造成消防安全隐患的行为,否则,造成的一切经济、法律后果由龙华制衣承担。

  段茂根告诉记者:“沙发厂是景某龙租出去的,当时我就想报警,杨某杰叫我不要把事情弄大,阻止我报警。火一灭掉,办事处就安排了推土机到场,想用推土机将火灾后的那部分厂房强拆掉,因为没有鉴定和理赔,还是保险公司和办事处交涉后,暂时没有强拆。”

  “保险公司委托的鉴定机构给出的鉴定结果是四级危房,只要略微加固下就没问题,仍然可以快复生产,不影响安全。但南苑街街道办以违反公共安全为由不允许维修,必须强拆,后来清明节被强拆后,又进行一次评估,说厂房标的物消失了,不能賠了。这个标的物是南苑街道办给我消失的。”段茂根气愤的说。

  火灾之后的杭州联胜整个厂区都处于停产状态。2018年4月5日,是中国传统节日清明节,正在老家的段茂根就接到了电话,火灾后的厂房被南苑街道拆迁办组织三台推土机强拆了。匆忙赶回厂区的段茂根看到已经是废墟的厂区,这才心灰意冷,决定接受南苑街道的补偿签字。

  当时,南苑街道办透露的信息是,在包括杭州联胜在内一条线上紧挨的几家企业都要被征地和拆迁,而实际上,直到今天,同一条线上的一座加油站、一家快递公司以及另一家被租出去的幼儿园都没有被征收拆迁。

  被逼签订拆迁补偿协议书

  2018年节前节后的日子里,段茂根遭受了来自各方施加的压力,在杭州联胜就业的昔日战友王卫国(化名)也觉得要保住企业很难。

  段茂根介绍:“南苑街道办事处只是一直叫我签字,却没有给出补偿价格。我一开始不同意拆迁,把企业的苦衷也讲明了,有承租企业合同未到期。在开协调会的时候,我和街道办说,我的联胜公司哪怕倒闭了被法院拍卖了,那么法院也会讲明这里面有承租关系。你们拆迁也要尊重这个承租的法律关系。在一次协商会上,杨某杰、拆迁办工作人员、律师等等差不多十个人,华龙制衣景某龙那时当他们面就要揍我。此后有一次在街道办人武部部长的办公室,为了火灾后,要清理掉承租人员,让我签字时,我说让景某龙先签,他是直接责任人,景某龙就很不悦,当面还想打我。”2018年年初,段茂根接到银行催还未到期贷款。

  2018年4月4日晚上9时许,南苑街道拆迁办曹炳康主任、联胜社区支部书记欧元庆和城管范中队长约谈段茂根,告知他4月5日必须把火烧过的厂房拆掉,并承诺按照火灾前的厂房评估来拆迁,涉及到和华龙制衣的房租费由南苑街道办事处承担,段茂根仍未同意拆迁,理由是保险公司还没有赔付保险金。

  4月5日,回老家的段茂根就得到了厂房被强拆的消息。5月11日,段茂根被迫在空白的《货币补偿协议书》上盖上了公章,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在段茂根提供的《货币补偿协议书》复印件上,签订协议的日期一栏仍为空白,房屋的基本情况和补偿金额填空部分为手写。

  街道办疑虚构拆迁征地项目

  杭州联胜整个厂房的拆迁都由余杭区南苑街道拆迁办执行,2018年的8月份,段茂根的厂房拆迁完毕。按照协议,南苑街道办事处应将余款打入杭州联胜公司的账号。协议的补偿款是按照三四三的比例,实际上,南苑街道办是按照五五的比例在当年11月份才将剩余的一半应付款结款,已经违约。在此期间,杭州联胜起诉景某龙所拖欠租金,也因杨某杰说和不让起诉而撤诉,至今龙华制衣尚欠杭州联胜租金。

  令段茂根迷惑的是,2018年5月11日南苑街道办事处和杭州联胜签订《货币补偿协议书》,土地评估机构直到5月30日才制作好杭州联胜的土地评估报告书,杭州联胜的补偿清单6月19日才签定确认,而6月10日补偿款的50%就已经到了杭州联胜的账上。“补偿协议的金额未卜先知,主观随意性太强了。”段茂根说。

  段茂根向南园街道办询问拆迁征地项目时,还被告知不是拆迁,是政府收购。而根据协议,其拆迁征地依据却变成了“甲方因沪杭(高速)抬升及余杭互通迁改项目开发建设需要。”

  2018年12月,杭州联胜向浙江省人民政府、浙江省国土资源厅、杭州市人民政府等政府机关递交了政府信息申请公开,申请公开因沪杭高速抬升及余杭互通迁改项目征收杭州联胜的厂房及土地的房屋征收决定、收回国有土地使用权批复以及安置补偿方案等文件。多个政府部门的公开的信息显示:“未制作或保存所申请公开的信息。”

  至此,段茂根才确认余杭区南苑街道办事处征收杭州联胜的厂房和土地没有取得市县人民政府的房屋征收决定,应该属于违规违法行为,决意起诉南苑街道办事处。

  拆迁问题专家、北京才良律师事务所主任王才亮律师认为,政府的拆迁征地只能用公平、对等的谈判达到业主或企业自愿拆迁,而不是让当事人在各种威胁的情况下丧失对等公平性。余杭的这种情况应当属于非法拆迁,当事人可以依法维权,撤销原协议,并且可以依法向有关部门投诉政府的违法行为,也可以提起行政诉讼。

  段茂根生疑的另一个问题是,华龙制衣的承租方杭州昊远制衣有限公司老板褚某林曾承认自己和南苑街道办事处的一位领导关系较好,此次褚某林能够在拆迁中得到三百多万元的赔偿,涉嫌虚报承租户的数量,骗取搬迁安置费用。因为承租户办理营业执照需要杭州联胜提供房产证明,实际营业企业和拆迁搬迁补偿的企业明显不符,多出不少注册地不在杭州联胜办公生产的企业。

  记者就上述诸多问题致电采访南苑街道征迁办主任曹主任,曹主任称采访须经过街道党政办或法律顾问同意。记者随后致电余杭区南苑街道办事处党委委员杨某杰,杨委员在电话中表示杭州联胜已经起诉了南苑街道办事处,具体情况还是以法院判决为准。

  据悉,杭州联胜起诉余杭区南苑街道办事处征收行为违法一案已在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立案,6月14日将开庭审理。(赵纪伟)

  免责声明:网站作为信息内容发布平台,页面展示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站立场,不承担任何经济和法律责任。文章内容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及时删除。




上一篇:联合国全球领导产业园董事长张晓丹女士会见中国国家国务院参事刘桓同志
下一篇:返回列表
中国宣布嫦娥四号任务圆满成功
外国投资者加深市场作用
检查员说,晚上偷偷摸摸污染者
树木覆盖在北方大踏步前进
中国国家主席访问新巴拿马运河锁
工匠在越南的Yen Son制作瓷鼓